齐鲁医学部人事处

杏林风范

杏林风范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杏林风范 >> 正文

    共产国际特工山东脱险记

    【发布时间:2013-06-14 10:42:51 浏览次数: 作者:李耀曦 来自:齐鲁晚报 责任编辑:admin】

    1935年冯玉祥隐居泰山的照片

    江涛声1928年在清华大学留影

    “神秘西人案”中的红色国际特工刘思慕

    今日南新街51号原江公馆小洋楼

    1935年冯玉祥隐居泰山期间,突然三四百名军统特务包围了泰山。特务们气势汹汹声言要搜山抓要犯,冯玉祥手枪队则说谁敢搜山就开枪打谁,双方剑拔弩张。事情的起因是,一个叫刘思慕的人从蒋介石“武昌行营”中逃出来,辗转逃至济南藏在南新街江公馆其学生江涛声家里,不久被尾随而至的特务侦查得知,江涛声又护送刘思慕一家转移到泰山三阳观冯玉祥处。最后,刘思慕成功脱险,而江涛声却在由泰安返回时在济南火车站遭特务逮捕。那么,这个刘思慕是何要犯?江涛声又为何许人,何以求得冯玉祥的帮助呢?

    “神秘西人案”中的要犯刘思慕

    1935年上海发生了一桩轰动中外的红色国际间谍案——“神秘西人案”。案件的主角是约瑟夫·华尔顿,时任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负责人。此人被捕之后软硬不吃,就像个哑巴。特务们对其姓名、国籍、职业、住所等一无所知,故被称为“神秘西人”。华尔顿真名叫罗伦斯,出生在苏联立陶宛,早年投身布尔什维克革命,曾担任红军上校,为克格勃在远东地区重要负责人。1937年抗战爆发后苏方代表和国民政府代表达成协议,蒋经国由苏返华,华尔顿也经新疆返苏。

    “神秘西人案”中另一要犯为刘思慕(1904—1985),原名刘燧元,广东新会人,岭南大学毕业,早年参加国民党,曾任广东省党部秘书,后经鲍罗廷介绍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离苏回国脱离国民党。1933年旅欧回国后在上海参加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1934年底打入南京政府内务部,1935年初又打入蒋介石“武昌行营”任第五处上校法规专员。

    在南京内务部时,刘思慕就把蒋介石对江西中央苏区的“剿匪”计划及军事地图等密件带回家,逐张拍摄下来,每张还重拍一次。到“武昌行营”后,他又把关于红军在长征中所要遭到的围攻、追击、堵截等方面的情报,都事先通知了中共中央。

    后来,远东情报局交通员到武汉取情报时被国民党特务抓捕。刘思慕去汉口太平洋饭店接头时发现情况有变,未等蹲守特务反应过来即迅速离开。不久他接到从南京发来“老父病危”的密电,遂迅速从“武昌行营”中脱身而去。刘思慕乘轮船逃离武汉,当晚先到北平,又取道天津转赴上海。但其实他上船后就已经被特务盯上。原来在汉口上船时,有一名同事送行,向码头宪警出示了有“行营”官衔的名片。不料,这一下暴露了刘思慕的身份。

    于是他在前面跑,特务们就在后面追。刘思慕辗转上海、苏州、西安、太原、北平千里大逃亡,特务们紧追不舍千里大追捕。刘思慕到了太原找留德同学杜任之,让他帮助找中共党组织,但没联系上杜任之。于是,刘思慕又由太原乘车到北平,由北平折转南下济南。

    藏身南新街江公馆学生家中

    刘思慕逃到济南后,前往齐鲁大学医学院,找到在那里任职的医学博士江涛声。这位江博士二话没说,便把刘思慕接到南新街江公馆家中。江公馆位于南新街西胡同北头,门牌为南新街61号,是座花园洋房,院内绿树参天、鸟语花香,花木丛中有座二层小洋楼。江涛声就把刘思慕藏到小洋楼的二楼上。

    那么江涛声与刘思慕是什么关系?江涛声为何敢于接纳这位被军统特务千里追捕的要犯呢?原来,刘思慕是江涛声1927年在北京“今是中学”读书时的语文老师。当时冯玉祥占据北京,今是中学为冯所办。1931年刘思慕旅欧去了德国和奥地利,当时江涛声正在德国柏林大学医学院读书。师生二人异国重逢,都参加了共产国际组织的“旅德华侨反帝同盟”,属于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1934年江涛声由瑞士归国,回到山东济南,此时正以其医学博士身份作掩护,在齐鲁大学校园与齐大医学院以及韩复榘省政府机关中秘密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对既是老师又是战友的刘思慕焉有不冒死相救之理?

    然而不久特务们就跟踪而至了。因为藏到江公馆的并不单是刘思慕,还有夫人周宛(周兆蓉)和三个孩子,一家五口人。大人可以整日闭门不出,小孩子难免要跑出去玩,而且不是济南口音。因此时间不长,江公馆门外就出现了可疑身影。江涛声一看不行,得另想妥善之计,确保万无一失。经过反复思考,想到了隐居泰山的冯玉祥。他决定求助于这位基督将军。

    趁着放暑假,江涛声悄悄去了泰安,上泰山找冯玉祥。

    把老师转移至泰山冯玉祥处

    这是冯玉祥第二次隐居泰山。此时虽已是光杆司令,但身边还是有一帮文武随从,有两个连的手枪队保护他,韩复榘每月都派人给他送来五千块大洋和五百袋子洋面,韩主席还时常上山来拜望他这位老上司。

    不过江涛声并不认识这位基督将军,如果贸然去找,冯很可能避而不见。于是江涛声上山后先到普照寺找朋友。普照寺有冯玉祥的一个研究室。冯玉祥请来几位国内知名学者给他本人及随从讲课,冯氏研究室先后请来的学者有李达、王梓木、余心清、杨伯俊等人,多是左倾文化人,有的本身就是中共党员。冯玉祥自然心知肚明,恐怕这也是他联络各方政治势力对抗蒋介石的一个办法。

    江涛声找到研究室的宋斐如。经宋斐如一番介绍,冯玉祥接见了江涛声。原来宋斐如不仅与江涛声熟识,与刘思慕也是故交。宋斐如,原名宋文瑞,台湾台南人,1926年考入北大经济系,1930年毕业后与刘思慕等人成立“东方问题研究会”,创办会刊《新东方》月刊。此时江涛声尚未离开清华,在学潮中也与宋斐如相识。听江涛声讲完事情的前后经过,冯氏便痛快地答应说:“这法子很好,只要刘先生愿意来,就请他到泰山来住,在研究室讲讲课,有空时还可以教我英文。岂不两全其美?”两人谈妥后,江涛声返回济南,随后就把刘思慕一家人从江公馆护送到泰山冯玉祥处。

    刘思慕夫妇及孩子上了泰山,冯玉祥一番嘘寒问暖后,便让人把他们安排在泰山三阳观居住。当时冯玉祥李德全夫妇住在五贤祠。刘思慕夫妇的住处周围有手枪队警戒,不论去干什么,都有手枪队员陪伴在侧,寸步不离,严防有人暗中下手,发生不测。但不久还是有特务摸上山侦察到刘思慕的行踪。

    特务是被负责外围警戒的泰安县大队便衣巡逻时发现的。便衣巡逻时在普照寺查获两名可疑分子,并从身上搜出手枪,押到山下经泰安县长审问,乃为跟踪搜捕刘思慕的军统特务,特务们对县长说:“现已查明要犯刘思慕就藏匿在冯先生处,我们奉南京之命而来,请冯先生交人”,并声言已调来三百多人包围了泰山,若不交人就要搜山。县长周百程则说:“你们不能上山,我奉省会韩复榘主席之命,有保卫冯先生绝对安全之责任。你们若上山,冯先生那里有手枪队,会开枪打你们,我这里有一团人,也会帮着冯先生的手枪队打你们。”特务们最终没敢搜山。

    冯玉祥看刘思慕在泰山已不能久留,不久,趁月夜派夫人李德全带手枪队护送其一家人下山,转移到几十里外的一个村庄。最后刘思慕东渡去了日本。冯玉祥在《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曾详述此事。

    江涛声由泰安返回时被逮捕

    江涛声是由泰安返回济南时在火车站被军统特务绑架的,随后由济南押解至南京投入监狱。江涛声之父为齐大医学院院长江镜如(名清,字镜如)。儿子突遭逮捕,父亲江镜如四处奔走,找到美国基督教会和齐大校董事长孔祥熙。江涛声1936年终于被保释出来。随后江镜如再一次把这位不安分的大公子送到国外。

    实际上,江涛声还是徐州民盟与济南民盟创始人。江涛声(1910—1949),原名江晴恩,祖籍湖北荆门。1928年考入清华大学,秘密加入共产党。1930年留学德国柏林大学,参加旅欧支部,希特勒上台后被驱逐出德国。后在瑞士考取巴塞尔大学病理学博士。1934年归国回济南,1935年被捕入狱,1936年获释后到捷克宣传中国抗日运动,1939年率国际医疗队回国参加抗日战争,1944年在重庆参加中国民主同盟会,1946年任徐州陆军总医院少将院长,为解放区购买了大量医药物资,并创建民盟徐州地下支部,1947年到济南齐鲁大学医学院工作,1948年春组建民盟济南地下支部。济南解放后任山东省各界代表委员会(省政协前身)副主委。1949年春赴京参加民盟中央会议,1949年9月10日因肝病不幸逝世,死时年仅39岁。

    如今南新街51号院内仍存两座洋楼,东侧小楼是昔日南新街61号江公馆,当年刘思慕一家就藏在这座小洋楼上,现为《羲之书画报》报社驻地。新中国成立后,刘思慕曾任外交部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所长等职,1985年逝世,享年81岁。而江涛声则英年早逝,如今济南几乎没人知道还有这么一位风云人物了。

    上一条: 从医五十载 耕耘仍不休
    下一条: 文理皆强的齐鲁大学

    关闭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永利皇宫赌场_澳门信誉赌场-【app*游戏】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文化西路44号   
邮编:250012    联系电话:0531-88380106   邮箱:yxbzzh@sdu.edu.cn

网站管理登陆